【连载18】朝向治疗的结束

2020-11-12 15:48:1525

节选自1879计划教材《咨商与心理治疗理论与实务》。

十ニ、处理Stan的酗酒问题

虽然十一种治疗取向会以不同方式处理药物与酒精滥用的问题。但大概所有理论都会同意必须在治疗的某个时刻,面质Stan关于物质依赖的可能性。在此节中,我描述如何处理他对物质的依赖,并提供一些关于酒精性人格和治疗取向的简短背景资料。

一些基本假定

Stan给我许多重要的线索,显示他可能有物质依赖的问题。根据他提供的资料,清楚可见Stan有许多成瘾者典型的人格特质。包括低自我概念、焦虑、低成就、社会孤立感、无法接受他人的爱、过度敏感、冲动、依赖、害怕失败、罪恶感,以及自杀的想法。他曾以药物和酒精为手段,来麻痹焦虑和试图控制对他而言痛苦的现实。

一旦我们的治疗关系已相当稳固,我面质Stan(以一种关心和担忧的方式)自我欺骗的一些想法,例如,他认为喝酒比用药的问题小。他需要了解,酒精就是药物,而且我要他诚实地评估自己的行为,好让他认清喝酒对他生活的干扰程度。

一项补充性的处遇方案

Stan终究认清与承认,他的确有酗酒问题。而且他说他愿意想办法改善这个问题。Stan需要知道长期复原的基本原则是全面戒除所有药物与酒精。以及此种全面戒除是有效咨商的先决条件。在我跟他每周的个别咨商之外,我将Stan转介到处理物质依赖问题的机构。

我鼓励Stan加入匿名戒酒者协会( Alcoholics Anonymous),以及参加他们的集会。AA的十二步骤方案对许多酗酒者成效卓越。一且Stan了解他物质依赖问题的性质,并再也不使用药物,我们就有机会专注在他生活中其余认为有问题、想要有所改变的面向。总之,一边治疗Stan的酒瘾,并同时进行改变他的思考、感觉与行为的个别治疗方案是有可能的。

十三、朝向治疗的结束

以上我所描述的过程可能要花上好几个月。在这段时间,我会持续同时借用各种治疗系统来处理Stan的想法、感觉与行为。最后,这个过程将一直持续到Stan可以在没有我协助的情况下,仍可以做出治疗中所学到的东西。

治疗的终止和开始是同等重要的。而此时的挑战,在于如何没有专业的协助,仍能应用新的技术与态度将治疗中所学实行于日常社交情境中。当Stan提出想要“自己一个人走下去”( go it alone)的渴望时,我们谈论他对于结束治疗的准备,以及他认为可以结束的理由。

我也跟他分享看见他走过的方向,以及我有何感想。这是谈论未来展望的好时机。我们一起花了好几次疗程发展一项行动计划,并讨论他如何能将新学会的东西维持得最好。他可能想要参加一个治疗性团体。他可以在各种社交网络中找到支持。基本上,他可以继续挑战自己,去做一些对他来说是困难的,但能同时扩增他的选择范围的事。现在他可以冒那个风险,并做自己的治疗者,处理在新状况下出现的各种感受。

基于行为主义的精神,治疗历程与结果的评估似乎是不可或缺的。此种评鉴的可能形式包括花一两次疗程,跟Stan讨论在治疗中的特定改变。其中会聚焦于一些问题。包括:“Stan对你来说最特别的是什么?学到的东西中,什么是最有价值的?是怎么学到这些收获的?现在可以做什么,以继续练习这些新行为?要怎么处理故态复萌或暂时的挫败?”

我们一起探索当他不再每周来咨商时他将面对的挑战。在这时候,我介绍了一些预防复发的策略帮助Stan对付未来的问题。藉由解决那些他必须去处理的潜在的问题和阻碍。如果能让Stan不再去经历挫折,他就会不再那样的沮丧。但若真的复发,我们称这样的状况为“学的机会”,而非他失败的象征。让Stan知道,正式治疗的结束并不代表他不能在他认为适当的时候。可以回来做一次正式或非正式的面谈。比起每周一次的治疗,Stan可以决定接下来以不定期方式前来进行追踪疗程。

十四、鼓励Stan参加治疗性团体

当Stan和我谈到有关结束治疗的事,他让我清楚知道,他从个别咨商中已经对自己了解很多。虽然Stan已将所学用于他遇到的困难情境,我相信他也会从团体经验中获益。我建议Stan考虑参加一个为期16周、将在2个月后开始的治疗性团体。

对我来说,从个别咨商进到团体咨商,对Stan这类当事人似乎是有益的。因为他很多的问题都是人际性的,团体是他处理它们的理想场合,团体将提供Stan环境,让他练习那些他说想要学的行为。例如,Stan想要在做自己的时候觉得更自在、即使害怕时仍能接近人群,以及更充分信任他人。除了团体的经验,我将与Stan在治疗的最后阶段一起努力,找出其他可以让他继续成长的方式。

十五、对思考、感觉与行为观点的评论

在运用整合式观点于Stan身上时,我将人类经验的认知、情感和行为面向分开处理。虽然前述简述的步骤看来似乎相当结构化甚至单纯,事实上与当事人工作是更为复杂和难以预料的。如果你采用整合式观点进行实务工作时,以为永远要先从思考(或是感觉、行为)的层面开始会最好,那就错了。有效的咨商开始于当事人在哪里,而非理论指定该从何处开始。

总结来说,端视当事人在当时所需为何,我可能会在一开始就把焦点放在他们想些什么,以及是如何影响他们;或者我也可能把焦点放在他们有什么感觉,或是选择直接引导他们去注意自己在做什么。思考以及感受往往是一体的两面。若Stan能改变自己的想法,相信他就能够改变一部分的行为以及感受;而当他的感受改变了,他可能就会开始有不同的想法与行动了。因为这些人类经验的面向是彼此相关的,一条路常通往其他面向。

以个人为中心的焦点会尊重当事人的内在智慧,并以它作为下一步该往何处的指引。我猜咨商员常犯的错误是超前了当事人太多。例如,咨商员想着:“我下一步该做什么?”藉由与当事人同在并问他们想要什么,他们会直接或间接告诉我们他们想要的方向。我们可以学习注意自己对当事人的反应,以及自己的精神能量。经由这么做,即能投入一场对双方有助益的治疗关系。

十六、后续:继续用整合式取向与Stan进行咨商。请用以下问题思考你如何运用自己的整合式取向与Stan进行咨商。

Stan生命中最重要的主题为何?要如何在咨商初期指出这些主题?

在与Stan工作时,你最倾向使用各式治疗倾向中的何种特定概念?

指出在治疗Stan时,你最可能使用的各式治疗法中的一些关键技术。

你会如何发展一些实验,让Stan在治疗内外进行?

知道你对Stan会做些什么后,能想象担任他的治疗者会是什么样子吗?有什么问题(如果有的话)是预期在咨商关系中可能面临的?

连载完

报名1879计划,请点击我要报名

实时了解1879信息,请关注1879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