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16】运用整合式取向于stan的治疗(四):行动和朝向新决定

2020-11-12 15:44:3321

节选自1879计划教材《咨商与心理治疗理论与实务》。

八、行动:治疗的另一个必要成分

Stan可以花无止尽的时间去搜集有趣的、有关于他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样子的领悟。他可以学着去表达深藏多年的感受,他也可以思考告诉自己那些导致挫败的事情。然而依我的观点,感觉和思考加起来,还不算是完整的治疗过程。行动是结合这些感觉与想法的一种方式,藉由各式行动方案,把它们应用在现实生活中。

我受惠于阿德勒学派、行为治疗、现实治疗、理情行为治疗法、认知治疗、叙事治疗及焦点解决短期治疗,它们都非常强调将行动化为改变的先决条件的角色。

行为治疗法提供多样化的行为改变技术。在Stan的案例中,我特别倾向跟他一起发展自我管理方案。

举例来说,Stan抱怨常常感到紧张和焦虑。每日的放松过程是让Stan对身心紧张获得更多控制的一种方法,经由我教他各种结合冥想和放松步骤的正念技术,他能让自己在上课、接触女性或跟朋友聊天之前集中精神。他也可以开始监控自己每天的行为,好让他对跟自己说什么、做些什么、接着有什么感觉能有更多的觉察。

当Stan觉得沮丧的时候,他惯用喝酒来减轻他的症状。他可以随身携带一个小笔记本,把真的让他觉得沮丧(或焦虑、痛苦)的事件记录下来。他也可以记录他在这些情况下究竟做了什么,以及他可以有什么不同的做法。藉由注意他在日常生活中做些什么,他已经开始对自己的行为获得更多控制。

此种行为监控可以将阿德勒取向和认知取向合并。我猜当Stan觉得沮丧便进行自我毁灭的行为(比方说喝酒),然后就觉得更糟。我花很多工夫在处理他的行为和认知的部分,并让他了解他有多少行为受到他跟自己说什么的影响,如同理情行为治疗法的精神,我们探索他的错误基本假定,比如他必须是完美的,以及如果没有得到那份工作他就完了。有很多机会可以帮助Stan看到他的认知历程和日常行为之间的连结。我鼓励Stan开始采取不同的行为,然后看看他的感受和想法有何改变。

基于这些念头,我要求Stan尽可能想各种方法,可以将他在治疗中所新学到的实际带入他的日常生活中。练习是非常重要的。家庭作业(最好是那些他交代给自己的)是Stan在治疗中变得主动的绝佳方法,他必须自己做些事情好让改变发生。

我要Stan从他在生活的新行为中学习。因此每个星期我们都会讨论他朝目标方面的进展,以及回顾他完成家庭作业的程度。如果他没有执行这些作业,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讨论如何调整他的行为。我坚持他要承诺拥有一项行动计划,并持续检视这个计划进行得如何。

在接下来的对话中,我们主要处理Stan学习如何以更果断的风格跟他的一位教授接触。虽然此次疗程的焦点放在Stan的行为,我们也处理他的想法与感受。这三个面向是互动的。

Jerry:上星期做了角色扮演,练习如何用不同的方式,接近一个让你觉得很困难的教授。你学到几种自我肯定技巧,而且当我扮演那位难缠的教授时,你表现得很好。上周在离开之前,同意要安排时间去见那位教授,并让他知道你的困难。当我们练习角色扮演的时候,你非常清楚自己想说什么,而且能坚强地与你的感觉同在。你执行计划了吗?

Stan:第二天,我试着在上课前跟她说话。她说她当时没空,但在下课后可以跟我谈一谈。

Jerry:后来呢?

Stan:下课后我想做的不过是跟她约个时间,好让我能在不觉得仓促的情况下跟她私下谈谈。当我试着这么做的时候,她非常粗鲁地说她必须去开一个会,并且说我应该在她的师生会谈时间去找她。

Jerry:这对你有什么影响?

Stan:我很生气。我只是想约个时间而已。

Jerry:你在她的会谈时间去找她了吗?

stan:我去了,就在那天的下午。她在会谈时间过了ニ十分钟以后才到,而且有一些学生也等着问她问题。我能做的只是跟她约在几天后碰面。

Jerry:结果你们碰到面吗?

Stan:是的,但是她在约好的十分钟后才到,而且似乎有点心不在焉。一开始我得很不好受。

Jerry:怎么了?多告诉我一些。

Stan:我在她的课堂中觉得很笨,而且我想跟她谈谈这件事。当我问她问题时,她脸上会出现一种怪异的表情一一好像她不大耐烦似的。

Jerry:你跟她查证过这个假设了吗?

stan:是的,我做了,而且我真为自己感到骄做。她告诉我有时候她的确是有点不耐烦,因为我似乎需要太多她的时间跟保证。然后我告诉她我有多努力在上她的课,还有我对想学好我的主修领域有多认真。挑战我的恐惧,而不要因为觉得她是吹毛求疵就逃避她,对我来说是一件很棒的事。

Jerry:听见你为自己所做的给自己一些赞赏真好。尽管那很不容易,你坚持并说出你想说的话。在你跟她的对话中,有任何事是你希望能有所不同的吗?

Stan:大致上来说,我算满自我肯定的。一般而言,我常责怪都是因为像她那样的权威人物而让我自己觉得愚蠢,我给他们很大的权力来评断我。但是这一次我记得我们在疗程中做过的,而且我把说话的焦点放在自己身上,而不是她做了或没做什么。

Jerry:结果如何?

Stan:我说关于自己的事越多,她的防卫就变得越少。我学到,别人如何对我,会受到我的行为的影响;而且当我改变时,别人也改变了。即使别人并没有改变,我仍然可以对自己感觉很好。那很有力量!

Jerry:太棒了!你注意到在你和她谈过之后,你在她的课堂上的感觉有何不同了吗?

Stan:一项改变是,我不再觉得那么别扭了,特别是当我问问题或参与课堂的时候。我不再那么担心她会怎么想我,而且她似乎对我也轻松许多。

Jerry:你跟她的会谈,教会了你关于自己的什么事?

Stan:首先,我学会去检查我的基本假定,那让我的行动更自由自在得多。另外,我学到我可以是清楚、直接和自我肯定,但不会把事情搞得令人不愉快的。在不谴责她的情况下,顾好我自己是有可能的。平常我会就此把我所有的感觉吞下去,然后自觉愚蠢地走开。这次我能变得自我肯定,并让她知道我需要她给我一些充裕的时间。

练习自我肯定的行为和处理感觉与思考的层面是有关的。如果Stan这次跟教授接触的情况没有像他做得那么好,我们可以从他有利的位置开始检讨出了什么差错。我们可以在疗程中継续角色扮演等各种方式,然后随着更多的知识、技巧与练习,他可以再试一次。如果Stan希望造成他渴望的改变,他必须愿意实现新的行为方式,特别是在治疗之外。就某种意义来说,咨商就像对生活的一场彩排。Stan展现出勇气和决心,来实行特定的行为计划,那改变就会发生。

九、努力朝向新决定

当Stan已经认清并探索他的感觉、错误信念和思考历程,但并不代表治疗结束。觉察他的早期决定,包括他的一些基本错误和自我挫败的念头,是改变的起点。非常重要的是,Stan要找到方法,将他在情绪与认知上的领悟转化为新的思考、感觉和行为方式。

因此,我尽可能设定治疗的结构,以促进他在情緖与认知双方面的新决定。在鼓励Stan做出这些新决定的时候,我撷取了认知、情绪和行为的技术。我会用的一些技术有:角色扮演、幻想与心像、自我肯定训练以及行为预演。现实治疗和阿德勒治疗中都有许多可以用来让当事人决定一项行动计划,然后承诺付诸实行的方法。

以下为一些例子,是我在治疗时建议Stan的实验和家庭作业。

我进行许多反向的角色扮演。亦即我“变成”( become)Stan,而他成为他的母亲、父亲、前妻、姊姊、哥哥和教授等。透过这个过程,Stan对他怎么让别人界定自己有更清楚的认识,并学会一些反驳自我挫败的声音的技巧。

为了帮助Stan处理他的焦虑,我教他冥想及正念放松的方法,并鼓励他每天练习。Stan学着把这些放松策略用在会引发焦虑的情况上。我也教他许多因应技巧,比如自我肯定和质疑非理性的信念。Stan能将这些技巧应用在许多生活情境中。

Stan同意去记录他的一些印象和经验。在遭遇困难之后,他把他的反应,包括思考与感觉两种层次写下来。他也记下他在这些情况下的行为、他对他的行为有何感受,以及他可以有什么不同的做法。他也同意去读一些他特别有问题的领域的自助式书籍。

作为一项共同合作设计出来的家庭作业,Stan同意去接触他通常会逃避的人。比方说,他对自己在几门课上的表现非常焦虑,他接受我的建议。去跟每位教授约时间讨论自己的进度。其中一个例子,教授对他越来越有兴趣,而现在他在此课堂表现得非常好。另一个例子,那位教授相当粗鲁而且没有太大的帮助,但Stan能认清那更有可能是教授本身的问题,而不是他做错了什么。

Stan想要让自己有机会结交新的朋友。我们订定一个清楚的行动计划,包括加入一个社团、参加学校的社交活动,以及邀请他班上的一位女同学跟他约会。虽然他对每个状况都有点焦虑,他还是努力实行他的计划。在疗程中,我们探讨一些他在这些情况下的自我对话和行动。

 

报名1879计划,请点击我要报名

实时了解1879信息,请关注1879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