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15】运用整合式取向于stan的治疗(三):治疗中的思考层面

2020-11-12 15:42:048

节选自1879计划教材《咨商与心理治疗理论与实务》。

七、治疗中的思考层面

一旦Stan已经接触到一些强烈的感受,或许已有渲泄的经验,一些认知的工作是不可或缺的。要带入此种认知的面向,我让Stan注意他在儿时吸收的讯息和所做的决定。我让他去思考,他做出某些早期决定的原因。最后我挑战stan去检视这些对人生、对自己和对他人的决定,并做出必要的修正,好让他能继续向前迈进。

在获得Stan生命史的基本资讯(藉由阿德勒生活型态衡鉴表)之后,我将它加以摘要与诠释。比方说,我发现他目前对发展亲密关系的恐惧,和被手足与双亲拒绝的过去历史有某些关联。因此我对他的家庭星座和对幼年时的记忆颇有兴趣。与其完全着重处理他的感觉,我要Stan开始了解(认知上)这些早期经验在当时对他有何影响,以及如何依旧影响今天的他。

我在此处的重点是让Stan开始质疑他对自己、他人和人生所做的决定。他的个人逻辑是什么?他有哪些来自于家庭经验的错误或自我挫败的看法?阿德勒学派的观点可以提供在治疗内外进行一些有创意的认知工作的工具。

理情行为治疗法中,我特别重视它对学习理性思考的价值。我试图寻找Stan合理或不合理信念。我不强加我对不合理信念的观点,而是让他去检验行为及其想法。

我期待透过Stan对错误信念的自我教导,有助于那些痛苦的感受不再影他。我要求他检测是否真的会发生他预测的悲惨结果。我认为致力于推翻无效的信念,并以健全与理性的信念加以替代是有价值的做法。我并不认为,单靠Stan思考他一生惯用的方式和检验错误的逻辑,本身就足以带来人格的变化。但我的确把这个过程视为治疗中不可或缺的成分。

认知行为治疗法有各式各样的认知技术,能够帮助Stan认清他的认知与行为之间的关系。他也应该学习了解自己的内在对话为何,以及它对他的日常行为有何影响。

最后,我们的目标是一些认知重建工作,让Stan学会新的思考方式,告诉自己新的讯息,以及对人生的新基本假定,这些是改变他行为的基础。

我给了Stan许多家庭作业,目标在帮助他认清各种对他来说可能有问题的感受与想法。在我们的一些疗程中,以下是某次疗程中的一些片段范例,焦点是在他的认知上。

Jerry:你多次提到,如果让你亲近一位女性,会被严苛地衡量。想要对这个主题有更深入的探讨吗?

Stan:当然。我厌倦了逃避女人,但依然太害怕去接近女人。我深信如果任何女性了解我以后,她终究会拒绝我。

Jerry:有没有检查过这个基本假定?你接近过多少女性,其中有多少真的拒绝你?

Stan:她们从来没有这说过。但是在我的脑海里,我不断告诉自己,如果她们了解真正的我,她们就会因为我的软弱而觉得无趣,然后就不想和我在一起做任何事情。

Jerry:告诉我,当你遇见一位女性。你会怎么跟自己说话,如何?只要自由地联想一下,把听到的那些大声的自言自语说出来。准备好了吗?

Stan:最常跟自己说的是,我不值得被认识。(暂停)

Jerry:尽可能找出越多类似这样的自我叙述。不要担心它听起来如何。

Stan:真是个笨蛋!每次一开口就说错话。为什么不干脆闭上嘴巴滚到一边去!每当想跟别人说话的时候,老是僵在那里。他们正在衡量你有几斤重,一旦多说一点,他们就会发现你是个笨蛋!你是个失败者!再怎么试都只会失败。没有什么是人家感兴趣的。你是个软弱又胆小的孩子。为什么不把它留给自己就好,免得人家有机会拒绝你?

Stan继续这串话,而我只是倾听。在他似乎结束了以后,我告诉他听到他这番典型的自我对话,对我有何影响。我让他知道,看到他对自己那么严苛使我觉得很难过。虽然我喜欢Stan,但我有种感觉,在情感上他并不真正相信我是关心他的。我让他知道,我尊敬他并没有逃避自己的恐惧,以及我喜他愿意开诚布公地谈论自己的问题。

多年下来,Stan已经听过太多批判性的内在对话,一旦他开始挑战这些想法,他将发现这些想法非常的错误。最终,我希望他能改变那些造成他困扰的想法。沿着这条线,我们一同努力找出特定的信念,然后尽我所能来让他检验它们。

我受到认知行为治疗法中建构主义潮流的影响。建构主义的主张是,Stan的主观架构与诠释,比起他的错误信念来源的客观基础要重要的多。因此与其强加我的观点,告诉他我认为什么构成了他的错误、非理性与失功能的信念,不如运用苏格拉底式的问话法,让Stan评估自己的思考过程和结论。

Jerry:我们来看一个你说了很多遍的陈述:“当我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像个笨蛋。”当你这么说的时候,在你内在发生什么事?

stan:听到一些批评的声音,像是有人在我的脑袋里或坐在我的肩膀上。

Jerry:举出一个常常坐在你的肩上,跟你说你有多笨的人的名字。

stan:比方说,我爸。我常在脑袋里听到他的声音。

Jerry:让我假装一下我是Stan,你是你爸。把一些他在你脑袋里讲的批评对我说出来。

stan:你干嘛上大学?为什么不离开,把你的位子让给值得的人?你不是一个好学生。假装自己是个大学生来浪费时间和纳税人的钱。帮你自己一个忙,醒醒吧,面对现实,你永远是个笨小孩。

Jerry:这些你爸说的话中,有多少是事实?

Stan:你知道,听起来真的很笨,我竟然让那老家伙说服我是个完完全全的笨蛋。

Jerry:除了你笨到让他告诉你你很笨之外,你能给聪明了解到这一点的自己一些赞赏吗?

Stan:好吧,不过在他说我试过的大部分事情都失败的一点上,他是对的。

Jerry:一件事情的失败,就要戴上你的人生是失败的标签吗?很想要听听你有哪些证据,可以支持你自认自己愚蠢和是个失败者的解释。

Stan:就拿我失败的婚烟为例,我没办法让它成功,而且我要对离婚负责,那是个满大的失败。

Jerry:所以你要对离婚负全部的责任?你的妻子难道一点责任都没有?

stan:她老是跟我说,没有女人能忍受跟我一起生活。她让我相信,我跟她或任何其他的女性都不可能有令人满意的关系。

Jerry:虽然她可以为自己发言,但我在想她有什资格决定你跟所有女性的未来。告诉我有什么研究,证明Stan命中注定永远被所有女性讨厌?

Stan:我猜,我就是对她所说的话照单全收。如果我不能够跟她在一起,我凭什么认为我跟任何女性会有令人满意的生活?

在此时我有许多可以跟Stan工作的方向,包括探索他的信念来源,以及评估他对人生的诠释的效度、对个人基本价值的结论。在这次和其他的疗程中,我们探索一些认知学派的治疗者所称的“认知扭曲”( cognitive distortions),其中一些为:

武断推论( arbitrary inferences):Stan的结论并没有支持与相关证据。他常觉得“大难临头”( catastrophizing),或往事情最坏的一面去设想。

过度类化( overgeneralization):Stan抱持的极端信念,常基于单一事件,而不适当地延伸到其他并不相似的事情或场合上。比方说,因为他和妻子离婚,就深信自己命中注定跟任何女性都会失败。

个人化( personalization):Stan有把外在事件跟自己相连的倾向,即使根本没有连结的基础。他谈到一位女同学没有赴他们的午餐约会,他对此事十分苦恼。说服自己说,她是因为怕被别人看见跟他在一起觉得很丢脸所以没有出席。对她之所以缺席,他没有考虑任何其他可能的解释。

标签化和错误的标签化( labeling and mislabeling):Stan用他的不完美和错误来呈现自己。他用过去的失败来界定自己整个人。

极端化思考( polarized thinking):Stan常用全有或全无的词汇来思考和诠释事情。透过这种二分法的过程,他创造了自我挫败的标签和囚禁自己的牢笼。

有好几次疗程我们都在处理这些特定的信念,目标在于让Stan评估他所做的许多结论的证据。我的角色是引发一些能让他改变想法的矫正性经验。我努力创造一种合作的关系,让他能够自己去发掘如何去区辨功能良好与失功能的信念。他可以从测试他的结论中学到此点。

 

报名1879计划,请点击我要报名

实时了解1879信息,请关注1879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