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14】运用整合式取向于stan的治疗(二):探索感受

2020-11-12 15:39:106

节选自1879计划教材《咨商与心理治疗理论与实务》。

五、确认感觉

个人中心取向强调治疗历程最初的阶段,在此阶段中包括确认、澄清和学习如何表达感觉等。因为我跟Stan已建立治疗关系。我期待他能在谈论隐藏的感受时变得越来越自在。在有些情况下,这些感觉是他觉察不到的,因此我鼓励Stan去谈论任何造成困难的感受。

在我们治疗的初期,我运用大量的同理式倾听。我要做的不仅仅是反映我听到他说什么,我需要跟他分享我对他的话有什么反应。当Stan感受到他的感觉是被深深地了解和接受时,他就不太需要否认或扭曲他的感觉。此时,他能够随时清楚指出自己有什么感受的能力,将会逐渐增加。

Stan以他选择的方式述说自己的故事是非常有价值的。他走进公室的方式、他的姿势、说话的风格、选择深入的细节,以及他决定什么是有关或无关的等等,都成为我了解他的世界的线索。如果我太快做了太多结构化的工作,会干扰他用自己典型的方式来呈现自己。

六、感觉的表达与探索

我的信念是,我和Stan那种真诚的关系会鼓励Stan开始认清各种感觉并与我分享。但我并不相信,凭我们之间开放与信任的关系就足以改变Stan的人格和行为。我深信运用我的知识、技巧和经验也是必需的。Stan是最了解自己生命的人,而我要支持他看重他自己是专家的这个方向。

我大量借用完形治疗法中的实验,作为帮助Stan表达与探索他的感觉的方式。我要求Stan避免光是谈论情况与感受,而是鼓励他把他所有的任何反应带到现在。

比方说,如果Stan报告说觉得紧张,我会问他现在是如何经验到此种紧张,以及它位在身体中的何处。我会鼓励他“变成那种感觉”( be that feeling),如果Stan觉得胃里打结,他可以藉着“变成那个结,给它声音和个性”强化他的紧张感;如果我注意到他的眼眶湿润,我可能指示他“现在变成眼泪”,藉由眼泪说话可以避免只是抽象地诉诸理性,只是解释为什么他是悲伤或紧张的。在Stan能改变他的感觉之前,他必须让自己充分体验这些感受。经验式的治疗法在我引导Stan表达他的感觉方面,提供许多有价值的工具。

以下为我们在某疗程中对话的一些片段。在Stan谈论他与父亲的关系时,他变得相当能觉察到自己的感受。

Jerry:你的父亲常拿你和哥哥 Frank与姊姊Judy比较。那对你而言是什么样子?

Stan:我恨那样!他告诉我,我从来就不重要。

Jerry:他那样说时如何影响你?

Stan:他的话让我觉得我永远比不上Judy和 Frank的丰功伟业,我觉得像个失败者。(当他这么说的时候,眼泪开始涌现,声音也变了。)

Jerry:Stan,你现在发生了什么?

Stan:突然间一股悲伤的感觉向我席卷而来。我说不出话来。真的好沉重!

Jerry:和你的感受在一起。现在如何?

stan:我的胸口有点紧,而且有些东西想要跑出来。

Jerry:那是什么?多说一些。

Stan:我觉得非常难过和受到伤害。

Jerry:你愿意试试看某些事情吗?你愿意把我当成你的父亲那样和我对话吗?

Stan:嗯,你并不像他的样子,不过我可以试试看。

Jerry:你觉得自己现在是几岁?

Stan:哦,大概是12岁一一正是我必须待在他身边,听到他对我说有多没用的时候。

Jerry:让你自己再变成12岁,并告诉我这样的你有什么感受一一把我当成你父亲一样对我说话。

Stan:我做的事情没有一件对你来说是够好的。不论多么努力,就是没办法让你注意到我。(哭泣)我为什么一无是处?为什么你对我视若无睹?

Jerry:Stan,我会让你就这样说一阵子而我只是倾听。所以请继续,告诉我现在身为12岁的你所有可能的感受。

Stan:我所想要的,只是想知道我对你而言是重要的。但是不论我多努カ,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贬低我。我做的事情中没有一件是值得一提的。我只是想要你能够爱我。你为什么从不跟我一起做任何事?(Stan停止说话,哭了一阵子。)

Jerry:现在觉得怎样?

Stan:只是觉得非常地难过,好像这是毫无希望的,永远得不到他的赞许。

Jerry:对12岁的你而言,得到他的接纳和爱是很重要的。在你心里仍然有一部分渴望着他的爱。

Stan:是啊,而我不认为我能得到它。

Jerry:那么,多告诉我一点那是什么样子。

stan继续对他的“父亲”说话,并且重提一些他曾经试着迎合父亲期望的方法。无论他做什么,也永远不能像Frank和Judy那样得到他的欢心。

Jerry:说完这些后,现在有什么觉察呢?

Stan:觉得有一点不好意思。

Jerry:你说你觉得不好意思,是对谁?

Stan:嗯,目前是对你。我真是个软脚虾。你大概在想,我真是软弱又愚蠢,才会去在乎这些事情。

Jerry:多告诉我一些关于觉得软弱和愚蠢的感受。

Stan表示他应该要更强壮,他害怕我会认为他没救。他对刚才所体会与表达的又更详细地自贬一番。我没有太快就向他保证他“不应该那样觉得”反而是让他去说。在大致表达完他觉得有多不好意思之后,他怀疑我是否仍然想跟他一起工作。在此时,我让他知道,我尊敬他曾有的奋斗,并希望他持续能释放隐藏的部分。

因为这次疗程已接近尾声,我告诉Stan关于释放他积压已久的感觉的价值,并提到这是个很好的开始。我也有兴趣让他在下次疗程之前,做一些家庭作业。藉由在咨商中以及在日常生活中不断专注于自己的感觉,我希望Stan最终能够学习去避免如此严厉地批判自己。

Jerry:Stan,我建议你写封信给你的父亲。

Stan:(突然打断)喔,不!我才不要让那家伙知道我需要从他身上获得什么,好让他称心如意。

Jerry:等一下。我正要说的是希望你能写封信给他,但不必把它寄出去。

Stan:写一封不寄出去的信有什么意义?

Jerry:给他写封信是一个机会。让你能更进一步地释放,并获得一些新的领悟。希望能让自己写出,所有为了迎合他的期望所做的努力,让他知道在他身边是什么感觉。告诉他更多有关你的事情,特别是得不到你非常想要的那些东西时,有什么感受。

stan:好的,我会去做。

在此疗程中,我可能会有许多不同的介入方式。目前我选择让他“借用我的眼晴”( borrow my eyes),以及要他假装自己是12岁时的他,把我当成父亲样一样对我说话。我要他去感受任何他所体验到的,特别是注意自己的身体和涌上的情绪。现在还不是去建议问题解决策略,或试着搞清楚每件事的时候。我出写信的这个家庭作业给他,目的是在这一周内促进他更深一层地探索他父亲对他的影及对未来工作的影响。写信可能会勾起回忆,可能让他的情绪有更进一步的纾解。

在我们下一次的疗程中。我将问Stan有关于信的事情,他和父亲说了什么?当他在之后阅读那封信时,受到什么影响?他有什么想要跟我分享的吗?我们下次疗程的方向,主要视他的反应而定。也就是说,Stan将提供我们关于接下来要往哪里去的线索。

 

报名1879计划,请点击我要报名

实时了解1879信息,请关注1879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