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13】运用整合式取向于stan的治疗(一):治疗关系和治疗目标

2020-11-12 15:35:047

节选自1879计划教材《咨商与心理治疗理论与实务》。

运用整合式取向于stan的治疗(一):整合式治疗的开始、治疗关系、治疗目标,以及处理过去、现在、未来

本章的目的是藉由结合思考、感觉和行动的整合模式来咨商Stan,将已学到的十一种取向加以统整。第十五章已提供整合式观点的咨商架构,本章将会使你对前一章所提到的重点更加清楚明了。同时可以在本章中了解我如何和Stan工作。建议你回顾第一章有关Stan生活的背景资料与主题【连载1】不同流派中的同一个案——Stan个案简介,会很有帮助。除此之外,可另行参考《咨商与心理治疗的理论与实务:学生手册》(第十六章)。及每一章所提及各理论在Stan个案上的应用,也会有助益。

在此节,描述我在咨商Stan时,如何在思考、感觉与行为层次,整合十一种理论取向的概念与技术。我运用Stan自传中所出现的讯息,并指出我在各治疗阶段是从哪些理论和个案一起工作。在阅读的时候。想想你的介入方式可能和本书有何相似或相异之处。本章最后“后续”一节的问题,将协助你仔细思考若身为Stan的咨商员,要如何以自己的整合式取向和他工作。

一、开始

我以请Stan说明他对于初次晤谈的感受开始第一次的晤谈。以了解Stan寻求治疗的原因,并和他探索以下问题:

什么把你带来里?最近生活中发生什么事让你觉得要求专业协助?

对治疗有何期待?对我呢?有什么希望、害怕或有任何的顾虑吗?对于治疗后的自己有何目标?

能告诉我在你人生中的重要转折点吗?在生命中谁对你来说很重要?曾做过哪些重大的决定?曾处理过哪些挣扎,以及这些事件中有哪些部分对你构成问题?

如何描述你在家庭中的生活?如何看待你的父母?他们对你的回应是什么?你的童年是如何呢?(进行阿德勒生活型态问卷将是很有用的)

二、澄清治疗关系

和Stan一起发展完成一份契约,内容包括彼此的责任,以及他想从治疗中获得什么,并愿为此付出什么的清楚陈述。讨论任何可能造成当事人的依赖因素是重要的,所以我邀请Stan对治疗关系提出疑问。这样做的目标之一,是去除治疗历程的神秘色彩,另一则是透过澄清治疗的目标,建立清楚的治疗方向。

在建立治疗关系方面。我受到个人中心、存在主义、完形、女性主义、后现代及阿德勒等取向的影响。它们并不认为治疗是治疗者对被动的当事人去做一些事。我将应用对这些治疗的知识,来与Stan建立相互信任与尊重为特色的工作关系。

我将自问:“能以不批判的方式聆听Stan到什么程度?能够尊重和关心他吗?能进入他的主观世界但不会丧失自我认同的能力吗?能够和他分享我认为与我们的关系有关的想法和反应吗?”尽可能以诚实的自我和Stan在一起工作是建立治疗关系的基础。关系在治疗初期是非常重要的;但如果治疗要有效,它必须在所有的阶段都能维持。我认为彼此关系的质量是治疗成效的关键因素。

三、澄清治疗目标

只是询问当事人希望离开治疗时是什么样子是不够的。一般来说,当事人对于他想要什么,多是模糊、空泛和缺乏焦点的。因此基于尊重当事人的目标,精确与澄清是非常重要的。当没有方向时,会让晤谈无法进展,因此目标的具体化是必需的。一旦澄清目标后,Stan可以开始观察自己的行为,不论是在治疗情境中或是一般生活中。此种自我监控是带来改变的关键步骤。整个疗程中我会让stan做回馈,他的回馈将可以作为调整治疗同盟的基础。

以下是一段对话,焦点放在界定目标的过程,以提供Stan治疗的方向。

Jerry:透过我们一起努力。你最大的希望是什么?

Stan:嗯,我知道我老是在贬低自己。我真的想让自己对自己的感觉好一点。

Jerry:如果你今天得到生命中想要的,那会是什么样子?要怎样才能对自己感觉更好?

Stan:首先,想要生命中有人相伴,而且希望和人更亲近。

Jerry:所以这可能是你愿意在我们的治疗中探索的一个领域吗?

stan:是的.

Jerry:如果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我很乐意提供一些关于如何开始的建议。

stan:嗯,我真的想要克服对跟人相处的那种的愚蠢的恐惧。

Jerry:很高兴你愿意挑战自己的恐惧。有没有注意到你刚刚在贬低自己,把恐惧标签为愚蠢的?

Stan:它已经成为我的反射性反应了,但我真的想在跟他人相处时,能觉得更自在一些。

Jerry:现在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觉得怎么样呢?

Stan:做这种事情实在很不像我,但我觉得满好的;我有说话,而且能说出心里的话。

Jerry:很高兴看到你为自己现在有点不同而给自己一些赞赏。希望你能继续如此。

此种形成目标的过程,并非透过单一疗程就可以完成。在一起工作的整个过程中,要求Stan自己决定时间和再次决定他想从治疗中获得什么,以及衡量我们的工作以达成他的目标程度。作为他的治疗者,我期自己是主动的,但更重要的是,Stan得指出他在这趟旅程中想要前往的方向。如果Stan对每次疗程有清楚、明确和具体的目标,他将是治疗中要探索什么的决定者。一且对Stan想要以什么特定方式改变他的想法、感觉和行为有清楚概念,我的角色可能会变得相当主动,会与他共同创造一些他能在治疗内外进行的实验。

四、处理Stan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现实治疗、焦点解决短期治疗、行为治疗和理情行为等治疗法,并不太强调当事人的过去。其论据是,早期儿童的经验并不必然与现有无效行为的持续有多大关系。相反地,在我的临床工作中。我倾向花点工夫去了解、探索和处理Stan的幼年历史,并将他的过去与现状加以连结。

我的观点是,如果我们注意儿童时期重要的经验,在我们生命中重复出现的主题就会得明显。使用阿德勒生活型态问卷,将可以找出源自Stan儿童时期的这类主题。而精神分析的取向,强调发掘与重新体验儿童早期的心理创伤、疏通我们“卡住”( stuck)的地方,以及解决我们没意识到的冲突。

我虽然同意Stan的儿时经验对他现阶段的人格会有所影响(包括思考、感觉与行动的方式),但我并不会假定他被这些因素决定。我偏好完形取向,让Stan把他生命中的未竟事宜带到此时此地来处理。这可以靠各式角色扮演的技巧来完成。藉由这些象征性方法,Stan的过去可以鲜明地出现在我们此刻的疗程中。

处理现在

对stan的过去感兴趣并不表示我们要迷失在过去历史中,或老是停留在重现心理创伤的情境。事实上,经由注意在疗程中此时此地发生什么,我可以获得他过去那些未竟事宜的线索。他和我可以专注于立即的感受,以及想法和行动。对我来说,处理以下的三个层面是不可或缺的一一他在想什么,实际上做什么,以及他的想法与行为如何影响他的感觉状态。也就是说。藉由引导Stan注意在疗程中的现在发生什么,我能让他了解在治疗以外的世界,他是如何跟人互动的。

处理未来

阿德勒学派对于当事人的未来特别感兴趣。人们受到目标、奋门和抱负的牵引;知道Stan生命中的目标是什么,对治疗者将会有所帮助。如果他认定自己目前的行为没办法让他获得想要的,他就能够开始想他要怎样的改变,以及他现在可以做什么来实现他的抱负。

现实治疗法是让Stan去想想未来的很好的参考架构,例如,在五年之后,他希望自己的人生是什么样子。将现在的行为与未来的计划相连,是帮助Stan形成具体的行动计划的绝佳手段,他将实际地去创造他的未来。

 

报名1879计划,请点击我要报名

实时了解1879信息,请关注1879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