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12】​家庭系统治疗在Stan个案上的应用

2020-11-12 15:28:5810

节选自1879计划教材《咨商与心理治疗理论与实务》。

在依此模式与Stan进行咨商的工作中,我们包含了下列的例子:形成关系、融入、阅读Stan的家系图、多层衡鉴、重构视框、治疗过程的界线设立,以及促成改变等。有许多有用的模式与方法可以用来和家庭一起工作,本节的时论将会从多层历程的观点,来呈现一些和Stan工作的可能方法。

在初谈过程中,家庭治疗者会与Stan会面,探索他的忧虑与问题,并了解更多于关于他及其生活情境等相关状况。当他们交谈时,治疗者会带着浓厚的兴趣与好奇心进行会谈,探索一些Stan问题的家庭根源。

我们并不需要问许多问题来了解Stan与父母及手足间的关系是如何地险恶,而开始的对话将会与Stan原生家庭的世代发展有关(见图14.1)。该图示同时可作为Stan及治疗者的指南,了解那些影响Stan生活的人物及历程。

Stan的家系图就是他原生家庭系统的家庭图像或地图。从这份家系图之中,我们可以了解到Stan的祖父母相当地长寿,而他的外祖父母都还双双健在。圈圈和框框下半部的阴影,代表这位成员有些酒精方面的问题。

以Tom为例:Stan说他是个公认的酒鬼,他一再地把自己托付给上帝,并且透过匿名戒酒协会寻求帮助。Stan的外婆总会陪着她的先生小酌一番,但她从不考虑到她自己也有些问题。然而在她的晚年,她似乎都偷偷地喝酒,而且越喝越多;在她的婚姻中,这已成为痛苦的来源之一。Stan也知道Margie喝得很凶,因为他曾经跟着他阿姨一起喝了好几年;她就是那个让他第一试饮酒的人。

当 Frank Sr.在匿名戒酒协会的帮助之下停止酗酒后,Stan的妈妈Angie就嫁给他。而他仍持续参加协会的聚会。Angie对于和酒有染的男人总是有所夷鄙夷;她尤其讨厌Stan及Judy的丈夫Matt,他也是喝太多的类型。这份家系图让人很容易明白,这个家庭中酗酒问题的模式。

Frank Sr.和Angie间的锯齿状线条,表现出在他们的关系之中是有所冲突的。Frank Sr.和 Frank Jr.还有Angie和Karl彼此间所具有的三条实线,则代表的是他们之间有着非常亲密,甚或是纠结的关系。Karl和stan间的两条实线,则是用来表示亲近的关系。

我们将会看到,在这个家庭中,Karl真的很尊敬Stan。在 Frank Sr.与Stan之间,以及 Frank Jr.和Stan之间的那条虚线,则示出一种松散的关系,甚或是疏离的型态。

一旦家庭治疗者认为整个家庭与Stan的饮酒问题有关,那么在第一次疗程之中她就会花一大部分的时间和Stan一起探索,以利邀请Stan其他的家庭成员来与他的治疗。或许Stan可能面临许多的困难,但在此刻,他的酗酒问题才是主要的焦点所在。酒精是他生命中一块负面的部分,且有其系统上的意义。它一开始可能只是其他问题的症状表现而已,但现在酒精本身就是一个大问题。从系统观点来看,问题就在于“酗酒问题是如何地影响道个家庭?”,以及“家庭是否利用这个问题,而满足一些其他的目的?”

在与这个家庭第一次的治疗疗程中,治疗者的主要焦点将置于与每位家庭成员形成关系;但及至于此,仍有许多不同的取向得以呈现。

治疗者(对Frank Sr.说):我知道对你而言,要来到这个地方是十分不便,但希望你知道,我对于你的到来是十分感激。能不能够告诉我,来到这里你的感觉如何?(透过融入形成关系)

Frank Sr.:嗯……必须要告诉你。我并不怎么喜欢。(停顿)现今的事物和过往大不相同。二十年前还没有咨商这种东西。我在饮酒上是出了点小问题,如今已经克服它了,老子就是不喝了!靠我自己。这就是Stan需要做的,他就是得停下来。

治疗者:噢……听到当你不再喝酒时,生活变得更好,而你也希望Stan的生活同样也变得更棒。(重构视框)

Frank Sr.:对啊。我希望在许多方面,他的生活能够变得更好。

治疗者:Angie那么你呢?对你而言,来到这里感觉如何?(和每一个成员形成关系)

Angie:令人心痛!永远是令人心痛的啊!他(指着 Frank Sr.)总是说得好像他只要鼓起个人力量,就能靠自己的坚毅性格不再饮酒。那可真是笑话一场!是我威胁着要离开他,这才是事实的真相!我已经准备好要离婚了!虽然我们是天主教徒,是不允许离婚的。(环绕着家庭压力与因应下可能发生的后续事件)

治疗者:所以你以前就经历过这些了。

Angie:噢……对!我爸妈喝酒,老爸到现在还喝。我妹不准他喝,但她自己也喝得很凶。她都快疯了。Judy的先生也有问题。我周围尽是这些酒鬼。我实在很生气。希望他们滚得越远越好。(可能发生的代间传递的家庭事件:是一种可用来探索价值、信念及法则的管道)

治疗者:所以这就是整个家庭长期以来所面对的问题?

Angie:不是每一个人!我不喝酒,Judy和Frank也不喝;Karl好像也没有这方面的问题。

治疗者:就是这样オ让家庭分裂成一群喝酒的,跟一群不喝酒的吗?(可能的组织点)

Judy:酗酒不是我们唯一的问题,这甚至可能不是最重要的!

治疗者:请再多说一些。

Judy:Stan一直有这样的问题,很辛苦;我为他感到难过。老爸最疼爱Frank Jr.( Frank Sr.抗议,说他并没有偏心)!事情很容易就发生在我的身上,而Karl总是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他是老妈的最爱。老妈和老爸这些年来老是在吵架。没有人是开开心心的,而Stan的情况看起来最糟糕。(同样地,可能发生的次序性及组织观点可以尝试运用看看)

Frank Jr.:就我记忆所及,Stan让老爸和老妈有一堆事情好吵,他总是会吹皱一池春水。

治疗者:Frank Jr.,你爸刚刚说话的时候我听到,虽然他对Stan感到有些失望,但也希能够看到Stan的状况有所好转,对你而言也是如此吗?(重构 Frank Jr.的评论,聚焦于可能发展出来的新关系,以及新的可能之上)

Frank Jr.:对啊!我希望他的生活能够过得更好!

本次咨商疗程一开始的部分,用于和家庭成员会面。专注地倾听他们所呈现的多元观点,并重构Stan的问题。将之整合入家庭所期待的正向结果之中。虽然长路漫漫,但改变的种子却已悄悄种下。

在早期的互动之中已有证据显示,Stan的问题有其多世代的脉络可循。如果探索该脉络,则家庭中支持、维系酗酒问题的次序性就能被确认出来。追溯这些互动方式,并朝向更为一致的沟通方式工作是有可能办到的!开展关系的、组织的、发展的次序性,可作为解放家庭成员,并让他们一起探索生命中新的可能的工具。

而其他仍持续被探索的可能性,则是些和性别及文化有关的观点。如果治疗者只听Stanー人之言,则将会只有一种观点被凸显。在这个家庭的疗程之中,多元的观点以及完整的互动历程,在短时间之内就已拨云见日,渐趋明朗了。

当家庭会谈持续进行时,许多的可能性将会被逐一呈现。以作为进一步的考量,治疗者会依下列某项或所有的可能性,加以思考并结构化治疗:

1、Stan的父母长期以来。并非功能良好的领导团队。而他们两人的夫妻关系,以及他们的亲职行为都已受到影响。

2.这些已成年的手足需要一个新的契机一同运作,而不要受到来自父母持续性的干扰与影响。

3.Stan已经减少到只剩一个部分(他的酗酒部分),而他对自我的描述与经验,则需要进一步地加以扩张,为了自己的观点而扩张,也为了他人的眼光而扩张。

在家庭之中给Stan一个新的位置、一个较好的关系方式、一个接纳他内在系统失落部分的能力,这些都是能让他赢得跟酒精作战的致胜关键。

随着治疗持续下去,这一切会渐趣明朗。而两种各自独立的关系一组织假设( relational-organization hypotheses)则有待进一步地探索。一个是夫妻系已被酗酒问题给定义。然而些年来却仍未开创、发展出任何型态的正向模式。第二个是这些代间传递的次序性已经瞄准了stan,并为他分派了一个固定的角色:他被期待去扮演阻碍他青春期后半段发展的角色,而那也就是他开始酗酒的时期。

后续行动:担任Stan的家庭系统治疗者。请用以下问题思考如何运用家庭系统治疗与Stan进行咨商。

当与Stan工作时,从一种有别于个体性的治疗取向,而采取多元面向、系统性的观点,你将体会到什么样的独特价值?

当Stan持续进行治疗时,他可能会碰触到自己什么样的内在部分?而他的哪些部分可能是比较极端的?

假如Stan能够成功地邀到一些他的家庭成员来参与其他的疗程,你会从哪些地方着手?在疗程中会让每一个人都参与吗?如果是的话,又会怎么做呢?

还有哪些特别的方式能够探索这个家庭中的其他面向呢?

你会发展什么样的假设呢?又要如何与这个家庭一起分享呢?

有没有哪些有用的系统性介入方式是能促成改变的呢?

 

报名1879计划,请点击我要报名

实时了解1879信息,请关注1879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