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11】后现代取向治疗在Stan个案上的应用

2020-11-12 15:26:389

节选自1879计划教材《咨商与心理治疗理论与实务》。

我采取整合治疗的观点,将焦点解决治疗和叙事治疗整合起来进行治疗工作。以这样的架构来说,我在哲学上反对使用DSM-Ⅳ-TR的诊断模式,也不会以正式的诊断来作为一段治疗历程的起点。相反的,我和stan的合作式对话集中在改变、能力、喜好、可能性和新的观点,以创造未来的改变。

我在一开始邀请Stan聊聊咨商晤谈的期待,还有他在咨商过程中希望达成的目标。我也向Stan说明一些短期咨商的概念和进行方式,并阐释咨商员和当事人共同合作成为工作伙伴的合作咨商观点,并进一步说明Stan在合作的关系中是前辈与老师的地位。

Stan一开始对于自己的地位感到惊讶,因为他本来预期治疗者是一位有经验的专家,可以给他所有的解答。因此Stan向我表示,他对于如何生活非常没有自信,因为他常常把自己搞得一团糟。

我注意到,当Stan被指定任治疗中的主要角色时他感到自我怀疑。然而我努力去除治疗过程的神秘,并建立起合作的关系,让Stan了解他才是治疗产生效果的重要因素。

在说明了治疗进行的方向和过程之后,我问Stan希望在治疗过程中达成的目标。Stan表示他渴望改变,但是他很没有信心。我开始和Stan一起探索对于缺乏自信这个问题有什么期待,我提出例外问句(焦点解决治疗):“在不会感到自卑的情况或时候,有什不同?”Stan开始区辨出一些正向的特质:虽然他对自己缺乏信心,但他仍然有勇气、决心和意志去尝试新的事物,以及他和小孩子相处的天赋。

Stan开始知道他希望从治疗当中获得什么,并且有了明确的目标:达成他的教育目标、增进他对自己的信心、自在地和女性相处,以及以快乐来取代忧郁和焦虑。我邀请Stan谈谈如何获得他所想要的,尽管他仍挣扎在自我怀疑和自卑的问题中。

我让Stan分享他自己充满问题的生命故事,但是我不会陷在其中,我还邀请Stan从另一个角度思考,把问题从自我外化出来,不再把问题当作人格的核心。即使在初期的咨商会谈中,我也会透过提出一些外化问句的方法来鼓助Stan将问题和自我的存在区分开来,问题是问题,并不是自我。

stan表示自己担心很多问题,我请他先把焦点放在一个特定的问题上。Stan说他常常感到很忧郁,担心有一天会被忧郁击垮。听完了Stan的恐催和担心之后,我问Stan一个奇迹问句(焦点解决治疗技术):“想象一下,如果在今天晚上睡着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奇迹,你的问题真正地解决了,生活会有什么不同?”用样的介入方式,我把谈话焦点从问题转移到解决上面。

我对Stan解释,许多治疗方法都会把重点放在寻找现在或未来的解答,而不是把时间停留在谈论过去的问题上面。我们共同努力建构出改变的对话(change-talk),而非问题的对话( problem-talk)。

在很大的程度上,Stan把自我认同串连在问题上面,尤其是串连在忧郁上面。他并不认为问题和他自己是分开的。我要Stan了解,他的人格并不是他的问题,间题才是问题。当我邀Stan给问题取个名字的时候,San最后取了一个“无能的忧郁”这个名字。接着他谈到忧郁让他在生活的各方面都变得无能。

我接着使用外化问句(叙事治疗技术),将stan和问题区分开来:“忧郁占领你多久了?”“忧郁让你付出什么代价?”“曾经勇敢地抵抗并且战胜忧郁吗?”

当然,我会简要地对Stan解释这些外化问句的用意,以免Stan觉得这样的咨商方式很奇怪。我也会多说一些外化对话的好处,并且告诉Stan,他如何在生命中用这个问题“制造”出许多的影响,包括探索这个问题已经存在多久、这个问题在生活中各方面所影响的程度,还有这问题持续地影响Stan有多深。

随着咨商会谈的持续进行,双方合作了解问题如何获得掌控、产生破坏力,并让Stan感到沮丧。我邀请Stan用不同的角度来看他的生命故事,持续地和Stan谈到那些未曾被焦虑和忧郁掌控的生命故事,并持续地寻找问题的例外事件。

接着,Stan和我共同谈论独特的事件。也就是说,在面对挫折时,他并没有被掌控或打倒,反而是鼓起勇气坚持地面对挫折的时候,些“闪亮的时刻”包括Stan完成学业、担任照顾孩童的志工、克制过度的饮酒习惯、勇于挑战恐惧的意志力并获得成长、成功地找到保全工作,及愿意创造丰硕的未来。

随着我的帮忙,Stan从过去的经验中搜集了足够的证明,充分地显示自己有能力摆脱问题故事的掌控。到治疗的这个阶段,Stan决定创造一个新的替代故事,我和Stan一起考虑增加一个听众的可能性,帮助Stan寻找一位支持他正向转变的听众。我问Stan:“你知道有哪一位朋友听到你有好的转变时不会感到惊讶?他不感到惊讶,是因为他了解你拥有哪些特质会促成这些好的转变?”Stan指出曾经有一位老师很欣他,当时Stan对自己并没有自信。接下来的治疗时间,我会讨论知何在只有一位听众的时候,也能够让新故事发展下去。

在五次的治疗之后,Stan谈到了结束咨商的议题,到了第六次也就是最后一次咨商,我引用量尺问句,请Stan评估过去几周来的进步,以0到10的量尺来评估,让Stan评定自己在咨商之前,以及现在各方面的状况。

我们也讨论到Stan未来的目标,还有他需要增加自己哪些能力才能达成他所想要的目标。然后我写了一封信给Stan,写下我看到Stan所展现出的正向特质。在这封叙事信里面,我以Stan用过的用语描述他的决心和付出,并鼓励他把这些新的改变拓展到整个人生当中。我也继续问Stan一些问题,来引导Stan发展更清晰而完整的生命故事。

后续行动:继续担任Stan的后现代取向治疗者。请用以下问题思考如何运用后现代取向治疗与Stan进行咨商。

担任Stan的治疗师,我采用了焦点解决治疗和叙事治疗常用的概念和技术。你在对Stan咨商的过程中,会采用哪一些后现代取向的概念?或是运用哪些技术?整合运用焦点解决治疗和叙事治疗,你觉得会有什么优点或效果?

你觉得采用后现代疗法比起采用你到目前为止所学的其他疗法有哪些独特的价值?

我问了Stan许多间题,请你也列出一些其他你特别想要问Stan的问题。

你会如何整合焦点解决短期治疗、叙事治疗和女性主义治疗在Stan的治疗上?你还会整合哪些其他的取向进入后现代取向中?

此刻,你是一位很熟悉Stan生命主题的治疗者,如果要为Stan写一封叙事信,最想要包括哪些内容?考虑到Stan的未来,会想要对他说什么?

 

报名1879计划,请点击我要报名

实时了解1879信息,请关注1879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