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8】认知行为治疗在Stan个案上的应用

2020-11-12 15:17:5810

节选自1879计划教材《咨商与心理治疗理论与实务》。

从认知行为治疗的观点,我要Stan审慎评估并修正他的自我挫败信念,帮助他获得更有效的行为。作为Stan的治疗者,我采取目标导向以及问题聚焦的策略。一开始我要求Stan找出自己的问题,并定下改变的目标,帮助他将自己的问题重新概念化,进而提升了找到解决方法的机会。

我用很清晰的结构进行每次的会谈,基本的治疗程序如下:(1)为Stan解释认知原理,并为治疗历程去神秘化;(2)鼓励Stan找出伴随负向情绪的思考;(3)实施行为和认知技术;(4)协助Stan澄清和挑战一些基本的信念和观念;(5)教导Stan如何用事实来检定他的信念和假设;(6)教导Stan基本的因应技能,让他能够避免再度陷入过去的困扰模式。

治疗结构的一部分是,我先请Stan简短地回顾这一周,并带领他对前一次的会谈做回馈;复习家庭作业;共同合作进行这次治疗;讨论这次治疗的主题,并规划本周新的家庭作业。我也鼓励Stan执行一些个人性的实验,并在生活中练习因应技能。

Stan告诉我他希望处理对女人的恐惧,并希望不再感到受威胁,他说他觉得受到所有女人的威胁,尤其是那些对他有权力的女人。在处理他的恐惧时,我用四个程序来进行:教Stan找到他的自我对话;请他监测和检定他的信念;运用认知和行为的技术;和Stan合作设计家庭作业,让他有机会在日生活中练习新的行为。

首先,我教导Stan检视他的自动化思想、自我对话,以及未经质疑就贸然接受的“需要”、“必须”、“应该”等等,让他明白重新检视的重要。Stan在治疗过程中,如同是个合作伙伴,我引导他去探索那些会影响他的自我对话、情绪和行为的认知,以下是Stan的自我对话:

“我得一直表现强壮、成熟以及完美。”

“如果表现出软弱,我就不是个男人。”

“若不是每个人都爱我,都认同我,我就会完蛋!”

“如果一个女人拒绝我,我将一文不值!”

“如果我失败我就永远是个失败者。”

“我为自己的存在感到愧疚,因为我总觉得不如别人。”

第二,我协助Stan监测和检定那些他常用来贬抑自我的挫败对话。我帮助他厘清问题,并学习如何慎重评估失功能的想法:

你不是你的父亲,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不断地告诉自己说你很像他?有需要继续用父母对你的评价来评价自己而毫不质疑吗?有哪些事实证明他们对你的评价是正确的?你说你是一个失败者,觉得处处不如人,你有证据支持这个想法吗?过去曾经是家里的牺牲者,那就表示你一辈子都要当代罪羔羊吗?

第三,一且Stan更完整了解他的认知扭曲,以及自我挫败信念,我开始运用各种认知及行为技术来帮助Stan达成他所期望的改变。Stan学会去确认、评估他的失功能信念,并学会如何对付这些信念。我运用苏格拉底式对话、带领探索和认知重建等方法来帮助Stan,去检视那些支持和反对其核心信念的证据。

我和Stan一起工作,让他如同检视科学假说一般,来审视自己的基础信念和自动化思考。因此Stan会像个研究自己的科学家一样,好好检视那些造成他个人困扰的结论和假设是否正确。透过带领探索的方法,Stan学会去评估他的信念和结论之效度和功能。Stan也从认知重建中获益,这可以让他在各种不同的情境中观察自己的行为。

例如,在这一周之内,他可以找一件问题的情境,试着在这样的情境下了解自动化想法和内在对话,到底让他走向困境的内在语言是什么?他的自我叙述如何让自己失败?当他学会注意他失常的行为之后,他会发现,他对自己所说的话,和别人对他说的话一样有杀伤力,他也会了解他的想法和行为问题之间的关联,有了这样的觉察,他就很容易开始学一种新的、有功能的对话。

第四,我和Stan合作设计了一些家庭作业来帮助Stan处理他的恐惧。我希望Stan能学会一些新的技巧,可以先让Stan在治疗中练习,然后在生活中练习。对Stan而言,对自己说新的对话还不够,他还需要在每天的生活情境当中,运用认知行为因应技术来帮助自己。

例如,在适当的时刻,我会要求Stan去探索自己对女人的恐惧,以及他为何不断地告诉自己,“她们期望我是个强壮又完美的男人,假如我不小心,她们就会控制我”。他的家庭作业还包括和一位女性约会,如果他成功了,这样的经验就挑战他认为会发生灾难的想法。如果女人不喜欢他,或者拒绝他的约会,那又会有多可怕?他何必让一个女人来肯定他的全部?

Stan曾经一次次地告诉自己,他必须被女人赞许。如果任何一位女性严肃地拒绝他,结果他将无法承受。透过练习他学会找到扭曲的信念,并能够自动化地找到失功能的想法,和监测他的认知模式。透过各种认知和行为策略,他能够获得新的讯息,改变他的基本信念或基模,并发展出新的、更有效的行为。

后续行动:继续担任Stan的认知行为治疗者。请用以下问题思考如何运用认知行为治疗与Stan进行咨商:

我在治疗过程中运用整合性的认知行为治疗,其中包括Elis、Beck和Meichenbaum的取向。如果由你来协助Stan,你会倾向于用哪一种取向的概念?或是用哪一种技术?如果是应用整合性的认知行为取向,对Stan而言曾会有什好处?

你最想教Stan哪些认知行为治疗的方法?如何告诉Stan治疗的同盟关系,以及合作的治疗方式?

Stan生活中最严重的错误信念是什么?你会运用什么认知、情绪或行为技术来帮助他、检验他的核心信念?

Stan的生活中有许多的“应该”和“必须”,他的自动化思想似乎阻碍了他的期待。你会用哪一种技术来引导他探索这些部分?

有哪些家庭作业可能对Stan有帮助?你会用什么方式和Stan合作,共同订定家庭作业?如何鼓励他发展行动计划,检验他的思想和结论的正确性?

 

报名1879计划,请点击我要报名

实时了解1879信息,请关注1879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