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7】行为治疗在Stan个案上的应用

2020-11-12 15:15:389

节选自1879计划教材《咨商与心理治疗理论与实务》。

在Stan的案例中,许多特定而彼此相关的间题可以透过衡鉴的历程而辨识出来。

行为部分:他带有戒心、避免眼神接触、说话犹豫不决、饮酒过度、睡眠不规律、表现出多种逃避行为。

情感部分:Stan感到焦虑、恐慌(尤其是在晚上想试着睡着时)、忧郁感、害怕受批评和被拒绝、觉得自己没有价值、很傻、孤独感和疏离感。

感觉部分:感到晕眩、为衰弱而苦,心悸,头痛。

想象部分:父母不断传达负面讯息,讨厌自己的肢体形象或自我形象,有时会有自杀的想象,幻想他人刻意回避自己,尤其是女性。

认知部分:有些担忧的想法(如死亡),有许多自我挫败的想法或信念,被许多绝对式、命令式的语句支配(“应该”、“一定”或“必须”)。

寻找新价值部分:与他人作负面的比较,卷入宿命论的思考方式。

人际关系特征:自我肯定不足,与父母关系不佳,朋友很少,害怕与女性接触、建立亲密关系,感觉社会地位低落。

上述衡鉴实施完毕以后,接下来我会聚焦于协助Stan界定出他想要改变的特定领域,在形成治疗计划之前,我会协助Stan了解他自己行为的目的。然后我会教导Stan治疗疗程(以及他疗程外的功课)会如何达到他的目标。

治疗的初期阶段,我会帮助Stan把目标转换为具体的、可测量的标的。因此,若Stan表示:“我想改善对自我的感受。”我会帮他订出更为明确的目标。当Stan说:“我想摆脱自己比不上别人的想法。”我会回应:“你这样说背后所想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在哪些情境下,你会觉得自己比不上别人?”“你实际上做了什么,而让你感觉自己不如人?”

Stan的具体目标包括他想摆脱对酒精、药物的依赖。我建议Stan做记录,包含他喝酒的时间,以及让他想喝酒的事件。我期待Stan将会建立起一些基于正向特质所设定的目标,而不是一些负向的目标。相较于聚焦在Stan所想要摆脱的事物,我对于那些他所想要获得的和发展出来的更有兴趣。

Stan表示他不想再为自己的存在感到困窘。我要求他进行行为技能训练,因为Stan不太擅长和上司或同事交谈。我先作示范,让Stan可以更直接了当、更自信地和对方接近,此时使用的技术包含了示范、角色扮演以及行为预演。接下来由我扮演上司,Stan试着演练更有效的行为,再由我给予回馈,评估他的表现是否达到标准。

想象暴露法及系统减敏感法是适合用来协助Stan克服害怕失败的心理的方式。在开始进行这些治疗程序之前,我会先对Stan说明整个历程,并取得他的同意。Stan准备好之后,首先要让他学习放松技术,并且每天在家练习。

接下来,明确列举出几个和失败有关的恐惧,Stan认为他最大的恐惧就是恐惧和女性约会与互动,害怕程度最低的情况则是和他不喜欢的女性一起上课。对于Stan的恐惧阶层表,我会先进行系统减敏感法,并让Stan持续地、系统性地暴露于这些恐惧的项目之中。从阶层表恐惧最低的项目开始,当此阶层的恐惧感降低到和缓程度时,再逐一提升暴露的层级。有部分的程序则需要让Stan在治疗室之外,持续进行暴露的练习。

治疗的目标是帮助Stan调节这些让他感到罪恶与焦虑的行为。在此种治疗取向里,除非对行为矫正有必要性,否则Stan的过去经验并非重心所在。只要能协助Stan学会更多适当的行为,消除不切实际的焦虑和罪恶感,获得更具适应力的行为反应,他现有的症状即会大大减少,同时,他的生活满意度也会提高不少。

后续行动:继续担任Stan的行为治疗者。请用以下问题思考如何运用行为治疗与Stan进行咨商:

要如何和Stan合作,界定出明确的行为目标,为治疗实施订定一个方向?

要协助Stan克服难关,哪些行为治疗技术是最适当的?

Stan提出他的问题:不想为自己的存在感到歉疚。你如何助他把这项希望转换为具体的行为目标?要协助他处理方面的问题,可以运用哪些行为治疗技术?

如果要为Stan指派家庭作业,会建议什么项目?

 

报名1879计划,请点击我要报名

实时了解1879信息,请关注1879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