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6】完形治疗在Stan个案上的应用

2020-11-12 15:12:338

节选自1879计划教材《咨商与心理治疗理论与实务》。

完形取向治疗者对Stan工作时,会对焦在Stan与父母、手足及前妻之间的怨恨转向累积在自已身上所形成的未竟事宜。以他的情况看来,虽然他已经很成功了,被众人所瞩目,但是他仍需要重新经历那些目前干扰他与其他人建立亲密关系的过去感觉。

虽然治疗的焦点是在Stan行为上的表现,而治疗者想要引导他觉察自己是如何地带着包袱,以及这个包袱是如何地干扰他现在生活的方向。治疗者的任务是协助他重新创造出早期如何做出调适决定的场景,从目前看来,这个早期适应模式显然不再适合他。他在早期内摄的首要信念之一是:“我很笨,如果我不存在,一切都会比较好。”

此外,Stan也相当受到他的文化所影响。我也探讨他的文化背景,包括他的价值观及其文化的价值特性。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协助Stan认清一些文化禁令所带来的影响:“不要与陌生人谈你的家庭情况,家丑不可外扬”、“不能对父母提出疑问,绝对要尊敬他们”、“别太在乎自己“、“不能显示你的脆弱,把感觉及软弱隐藏起来”。

我邀请Stan检视这些禁令,以评估它们对他目前生活的实用性。他可以保留那些引以为荣的文化观点,但是同时也可以调整或拒绝其他来自文化的期待。有关于文化的主题一旦浮现成为他工作的焦点时,就能加以处理了。

Stan的治疗者鼓励他,试着留意治疗开始时所浮现的主题是什么。治疗者也许会介入性地问:“当今天准备好要开始时,你经验了什么?”当我鼓附鼓励Stan融入当下的经验,并选择性地观察时,就会有一些主题浮现出来。目的是在其中找出最明显、最令人感兴趣的主题。这样的主题对Stan来说是最有能量,或者是最有关系的主题。当认定一个主题,接下来主要的任务是提高Stan对其思绪丶感觉,身体知觉,或经由相关实验而得的顿悟等等的觉察。

在典型的完形模式中,想以Stan与治疗者的关系来处理目前生活冲突的话,不只是经由讨论他的过去,或者是分析他的顿悟,而是邀请Stan“成为”小孩,找出曾经教他如何思考、感觉及行动的那些人。然后他可以成为当年童稚的自己,从令他最感到困惑或是痛苦的地方来回应。他以新的方式来经验其感觉。从中他渐渐地更加感激过去的感觉及想法,如何影响他目前所做的事。

当咨商员了解他过去学会把感觉隐藏而不表达出来时,就开始与他探索他的犹豫以及他对“掉入感觉中”的担心。现在咨商员感兴趣的主题是他的不愿意去经验与表达感觉。

虽然我不会设定要求Stan要去经验这些感觉的时间表,但是要增强他对自己的顽抗之觉察,以及探索紧抱这些不放对他的意义所在,是非常重要的。

当Stan决定去经验他的情绪,而不是否认时,我问他:“当表达出你所做的事情,你觉察到什么?”Stan表示他不能忘记前妻,并告诉我这个关系是令他如何地痛苦,而且他发现又再一次被伤害时,他是如何地震惊。

我继续邀请Stan专注内在,留意此刻有什东西浮现,Stan回答说:“我受伤了,而且我很生气,我居然允许她来伤我。”我邀他去想象更早时他与前妻相处的景象,并要他在此时此地回想所发生的痛苦情境,就像是现在当下发生的一样。他象性地重现及再度经验这些情境,假设他正“面对面”与前妻说话,他把他的怨恨及受伤告诉她,最后完成与她之间的未竟事宜,经由参与实验,Stan对于自己正在做什么,以及他是如何把自己封锁在过去,有着更多的觉察。

后续行动:继续担任Stan的完形治疗者。请用以下思考,如何运用完形治疗与Stan进行咨商:

你与Stan的会谈会如何开始?身为完形治疗者,会不会建议他该走的方向?还是会等他先开始?会邀请他由上次会谈所留下的主题继续吗?会注意到他所浮现的主题吗?

从Stan的案例中,你认为他的未竟事宜是什么?在他所卡住的经验中,可曾让你回想到自己的过去也有同样的情况发生?身为完形治疗者,如果Stan真的带入你认为的未竟事宜时,会如何来与他工作?

你会设计怎样的实验?来协助Stan对自己的犹豫顽抗及不愿去接触与表达内心感受的这一部分,获得更多的了解。

Stan参与了实验来处理过去与前妻所发生的痛苦、怨恨及受伤情境。如果是你的话,会如何运用Stan带来的这些材料来工作?会设计出什么样的实验?如何决定要创造出这样的实验?

对于Stan在文化上呈现的讯息,你打算如何地工作?你能尊重他的文化价值观,还能同时鼓鼓励他去评估文化对他目前的影响吗?

 

报名1879计划,请点击我要报名

实时了解1879信息,请关注1879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