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成长的六个阶段

2020-05-27 15:25:3836

在学习成为心理咨询师的过程中,学员经常会表现出焦虑,他们并不是很明白心理咨询师成长过程的艰辛,有时候这种成长的焦虑会表现为追寻各种流派、各种奇异的技术等盲目行为。

如果督导师或老师能够及早告诉学员他们的路有多长,路上会遇到什么样的困惑和困难,就像一个来访者了解了心理咨询过程是个艰苦的过程、也是个快乐的过程一样,以后无论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什么问题,心里会有所准备,焦虑情绪也不会变得更加强烈。

一个心理咨询师的健康成长和一个人的健康成长类似,可以分为不同的成长阶段,在每个成长阶段都有其应有的特点、所面临的挑战和需要处理的问题。

一个人从懵懂的儿童成长为一个快乐的、适应良好的的成人,需要足够好的父母、老师、朋友等的正确帮助、引导和支持。同样,心理咨询师如果有条件或能够在老师、同伴、督导的帮助、支持下,认识清楚自己每一个发展阶段的特点和所面临的挑战和困难,正确地学会处理每一个阶段的问题,那么,这个心理咨询师才有可能健康地成长成为一个有力量、有能力、真正能够帮助别人的专业工作者。

结合Ronnestad和Skovholt的督导模型,我们可以把心理咨询师的成长大致分为六个阶段。本文简单描述一下这六个阶段的具体状态,希望能够减轻心理咨询师的成长焦虑。

第一个阶段:外行帮助者的状态  

刚刚开始进入心理咨询的学习阶段,对基本的心理学理论和咨询理论没有真正的理解和消化,但这些新手已经具有了帮助他人的一些经验,他们喜欢为别人宽心和解答问题,经常主动为别人排忧解难,并且乐此不彼,这个阶段,新手更多具备的是帮助别人的热情和心态。这个阶段处于“外行帮助者的状态”。

“外行帮助者状态”的典型特点就是在与被帮助的人展开谈话以后,要迅速地确定被帮助者所遇到的问题是什么,同时给予被帮助者强烈的、过分的情感支持,然后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提出建议和解决问题的办法。”(Ronnestady 和Skovholt,2003)。

所以,处于外行帮助者状态的新手一般倾向于快速界定具体问题,趋向于情感和干预过度地卷入和参与,他们一般总是在表达同情而不能共情

快速界定问题背后的动机是,帮助者面对有问题的被帮助者时内心充满焦虑和急躁;情感和干预的过度卷入和参与,凸显了帮助者在急躁焦虑的内心感受驱使下的无所不能的自恋体现和无能感;而共情是一种需要训练和体会的的情感卷入能力,只有帮助者能够真诚面对自己内心情感和冲动,而且羞耻感较低的时候,才能与被帮助者的情感发生恰当的共鸣,而同情是不太需要训练的。

第二阶段:初级学生状态

当咨询师踏入做案例的阶段时,这个状态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好奇和激动的阶段,因为终于能够开始真正去体会和实践自己喜欢的助人工作了。

但是在这个初级学生状态中,咨询师通常会感到依赖、无助、敏感、担心和焦虑,自信心脆弱。他们在案例工作中经常感觉到自己的知识不够,技能不是那么有效,不能经受哪怕是很小的挫折,从而怀疑自己的能力,担心自己的工作会伤害来访者,怀疑自己是不是做这一行的料等。

因此,在这个阶段的心理咨询师们,尤其重视和需要督导的鼓励与支持。咨询师无论从督导或是从来访者身上,一旦察觉到哪怕是一点点批评的语言,都会对他们自己的自信心和士气产生严重的影响。他们主动地寻求“正确的方式和有效的技术”来完成自己的助人职责,寻找可以效仿的模型或专家级的从业人员以期得到真传。

所以,你会看到在初级学生状态中的咨询师总是在向督导提出:“对于这个问题请您告诉我最有效的解决办法,您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什么样的技术对这个问题最有效?等等。”很多时候他们忘记了,他们向督导提出的寻求“正确而有效解决问题方法”的问题,恰恰就是在自己工作中,来访者经常向咨询师自己提出的问题。他们竭力追随和效仿可以模仿的模型,同时也在到处追随专家级的人物。

在目前中国缺乏督导机制和条件的情况下,我们的初学者会走很多的弯路,喜在已有部分机构及学者已经注意到这点,规范的督导机制正在建立。

第三个阶段:高级学生的状态

这个阶段的咨询师通常处于高级见习或实习阶段,他们无论在在心理学理论,还是心理咨询的基础专业水平上,已经具备和建立了一定的基础和框架。在高级学生状态中,他们的中心任务是在一个基础专业水平上行使自己的职责和工作。这个阶段他们感觉到的压力主要来源于如何把心理咨询工作做得恰当、正确和有效。他们在所感到的这些压力促使自己“正确、有效地工作”,因此他们在工作中通常都表现出一种保守、谨慎和严格的风格(相对于放松、冒险或随意的风格),以此来追求“正确、结构和效率”。

这一状态上的咨询师能够认识到他们已经从心理咨询师的培训和督导活动中获得收益、进步和成长,并同时感觉到了舒适。然而在这一阶段中,他们仍会产生不安全和脆弱的感觉。因此,督导对他们所提供的支持和肯定作用变得更为重要。

同时,对初级学生提供督导的机会是使他们“能够成为高级学生的一个有力的影响因素” (Ronnestady和Skovholt,2003)。进一步的督导的机会使进入高级学生状态的咨询师能够看到自己已学会了多少知识和技能,取得了多大的进步,以此来提高自己的工作自信心和继续成长的动力。除此之外,为咨询师提供督导的过程也能帮助他们巩固所学的知识。

第四阶段:新任专业人员状态

在这一阶段,心理咨询师学员走出了学习的状态,开始了独立工作的阶段。在这一阶段中由于不用再受学习阶段的种种要求和督导的制约,刚刚独立工作之后的几年可能会是一个随心所欲、令人兴奋、富于创造、勇于探索、不知疲倦的时期。

新任咨询师对自己的人格不断理解和接纳,逐渐将自己的人格特点融合于咨询和治疗中。随着这一过程的进展,咨询师会变得更加有自信和应付自如。这一时期他们也在探索适合自己的工作角色和环境。然而,许多人在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才发现,他们并非如他们自己想像的那样做好了准备、那样有能力。所以,他们还是需要阶段性地接受督导,或参加同辈之间的督导,以期不断加深理解和接纳自己的人格和局限性,不断提高咨询的能力。   

第五个阶段:有经验的专业人员的状态

这个阶段中,心理咨询师或治疗师已经具有一定的年资和某些类型经验,这个时期咨询师的核心发展任务是发现一种可以建立专业权威的方式,特别是要建立一种与他们自身的价值观、兴趣和人格高度相一致的工作风格。

在这个阶段的心理咨询师已经比较深入地领悟了焦虑的本质,比较深入地理解了自己人格特征和防御、应对方式,能够接纳自己的局限性,在很大程度上破除了自己无所不能的幻想。因此,他们在咨询和治疗的工作中表现出了平和的、安静的、等待的、有力量的、安全的、值得信任的特点。

在这个基础上,这些咨询师都已经开始明白和深入理解咨询师和来访者之间的治疗关系对于来访者的改变是至关重要的。他们在技术应用层面也已经达到非常灵活并具有个性化的水平。同时,他们逐渐明白要想对所遇到的情形都找到明确的答案通常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们平静、不焦虑、不紧张、按部就班、循序渐进、不断进步。

这种状态中心理咨询师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咨询师或治疗师有能力调整自己对来访者问题的参与和卷入水平,他们知道什么时候参与、什么时候不参与、什么时候参与多少等

因此,他们可以在与来访者工作的时候全身心地投入和卷入,随后又能够从此情境中自由地脱离出来。他们能够把来访者作为一个宝贵的学习资源,同时许多咨询师感觉到他们所帮助的来访者是他们对初级专业人员进行教导和督导时的重要信息来源。

另外,在此阶段的心理咨询师通常也将目光投向职业之外的领域,如宗教或诗歌,甚至是剧院或电影院,由此来扩大他们对人性和生死的理解。

第六阶段:高级专业人员状态

这个阶段的心理咨询专业人员通常已有20年以上的经验,其特征是已经建立了非常个性化和可靠的咨询和治疗方法。尽管他们感到自己的能力足够胜任工作,但是他们通常对于自己能够给予来访者的影响作用更为谦虚。同时,他们对于自己从事的领域中出现的新事物、新理论、新技术也常抱有怀疑态度。

丧失是本状态中一个重要的主题和问题。这种丧失包括预期性的,比如他们想像自己即将退休的日子;同时又是现实性的,因为“比他们年龄更大的专业人员都已逝去,并且同年龄的同事一般也不再是强势的影响源。(Ronnestady和Skovholt,2003)。所以这个阶段的咨询师需要很好地处理丧失对自己的影响,他们可能会去总结自己的毕生生活和工作经验,带更多的学生,以期延伸自己生命的影响

结语

没有两个人的成长经历是一样的,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存在。就像个人健康成长过程的艰辛一样,心理咨询师的健康成长也是要经历风雨的。

一个人期望自己长大,但是当真正长大的时候,你会发现我们会面临更大的生命挑战,面对丧失也就成了必然,同时这个过程处处充满的惊奇感、兴奋感、成就感,也许这就是生命的意义。

心理咨询师成长的过程也是这样,希望我们能够结合自己的工作、学习经历和感受来思考一下自己职业生涯的发展情况,目的是更好的让自己健康地成长为一名能够自助、助人的真正的、有能力的心理咨询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