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指导】对重大创伤的来访者做咨询,谈话有无禁忌?

以下为北京二期班在2016年4月22日的在线答疑分享。1879计划的辅助学习策略中,提供每两个月一次的专家在线答疑,由学员提出在学习中产生的疑问,专家在班级群里为大家做解答。在线答疑是地面课堂的延伸。

 

提问|恽梅

答疑|廖凤池

 

恽梅:对于有重大创伤的来访者,例如童年被性侵,或身体被虐待者,要怎么进行咨询?谈话的内容有没有什么禁忌?

 

廖老师:我觉得你讲的是两件事。一个是重大创伤。童年被性侵是重大创伤。身体虐待要看严重的程度,像我们华人父母打孩子屁股或者骂两句,一般被认为是合理管教的范围,还不算上是虐待。

 

性侵一定是重大创伤。如果被性侵的年龄很小,例如当1~3岁的女孩被父亲强暴,她可能根本不知道那个叫做强暴,可能只觉得身体被弄痛。这又算不算重大创伤?依法律来讲,这合乎性侵害的条件,但依当事人的感受来讲,这和被打的感觉是一样的。

 

对被性侵的人,我们一般不希望把它讲得过度严重,好像被性侵就是非常重大的创伤,就是贞操不见了,就是严重的失落、严重的创伤。通常,我们会让当事人去思考,是不是她的身体自由受到控制?而这件事与贞操并没有关系

 

以前会说,处女膜破裂就意味着失去了贞操。而现代人会讲,只要自愿,跟心爱的人一起做爱就不存在失贞。现在很多观念在调整,避免让当事人把被性侵当成是毁天灭地的事,觉得整个人都要完蛋了。

 

在后面有关儿童虐待的部分,我们会有深入的说明。我在台湾有一本《儿童辅导原理》的书,其中也有专门章节谈到性侵害和被虐待儿童的辅导。

 

什么是创伤?这个在专业上有另外的定义。失恋、亲人死亡都可能造成重大创伤,碰到大地震、枪战或者生命受到威胁,等等,这些都可能出现重大创伤。

 

一般来讲,现在比较强调enpowerment,就是要充权,让当事人觉得他有权利、有能力,并且有办法重新站起来。不要一直谈创伤,也不要不敢谈创伤。对创伤重新做解释,让被压抑的情绪能够充分得到宣泄,然后enpowerment,就是充权赋能,帮助当事人重新站起来面对和应付这些事。

 

有些人在谈到性侵害时会觉得有禁忌,觉得有什么话题不能谈。事实上,这个是治疗师自己有所禁忌,自己有困难。很多被性侵的被害者其实未必那么忌讳。另外,性侵本身不是唯一重大的创伤。当事人在被性侵的过程,身体被强制控制,动弹不得而被强迫接受一些事,常常会有触觉敏感,对于不论是有意或无意的身体接触,都会非常敏感,甚至极度排斥。

 

所以我们在跟被性侵的个案访谈时:

 

第一,需要确认在谈话时,当事人是否感到安全;

第二,不要轻易地碰触当事人;

第三,在谈话过程中不可以强制当事人,包括不能用语言去强制。

 

这个部分其实可以开专门的课程来谈。在台湾,有很多这方面的专书,我也有做很多相关的演讲。我觉得,这不是在短时间内可以说得完整的,如果有兴趣,大家可以去看《儿童辅导原理》。

 

新班开学:12月27日

下次复审:12月9日

 

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姓名+电话”,获取1879计划白皮书

报名及咨询:010-51653135/36

 

点击此处可在线报名

 

1879计划,中国心理学会标准委主办,全称是“中国心理咨询师继续教育标准建设项目”。全套引进台湾心理师硕士研究生课程,是心理咨询专业的系统课程,融“心理学基础+咨询理论和技术+流派理论与技能+实务应用+个案讨论+督导+见习实习+开业指导”等为一体,由两岸顶级专家授课,手把手带领学员提高咨询能力。

 

文/公众号:1879俱乐部(mu1879club)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平台负责人)